冠县百科

广告

我的亲情

2012-03-15 15:54:03 本文行家:李丙学

l李丙学亲身经历和个人亲情感触,歌曲赠送给我最爱的父亲。 照片最上面的一张是我最爱的人,第二张是我最爱的人的合影。

我是一个平凡的男孩、在我的生命之中、我曾经遇到了很多的苦难和挫折、当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冷冰冰的病床上是、在医院里面生死未定的时候、我发现了最爱的人、我的亲情就是“家人”。

最爱的人-冯新月最爱的人-冯新月

我的家庭成员

    我的家庭式很平凡的、家庭成员就是我的父母、两个姐姐、我、还有一个妹妹。

个人发生的事情

    事情发生在2006年的冬天、腊月的初三夜里、

    我白天开着自己的车去工作、下班早早的就回到了家、发现自己该洗的衣服已经摆了整个橱柜、于是自己就慢慢的洗衣服、洗完衣服就去做饭吃饭,当我吃晚饭以后。正准备休息的时候我的一位好友来到我的家里做客、我看见朋友闷闷不乐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兄弟,朋友回答道和自己的老婆吵了一架、当时的好奇心让我自己问了事情的整个过程,我说道我的朋友、,老婆的用心来关心的、不是一件物品,可以任由我们挥来及去的物品,可是我的朋友没有采纳我的意见、反而在我那里叨唠起自己的老婆怎么怎么的不好,看他顽固不堪的样子我只能忍耐下来,慢慢的天色已经凌晨的夜里,我的朋友还没有回到自己的家,当我让他和我一起休息时我的朋友突然地回家了、忘记了关掉的我家的炭炉、我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当我发现自己已经中了炭炉的毒时、我才醒来去关掉炭炉,由于炭炉的毒气太大,我晕倒在炭炉的旁边、并打翻了炭炉、就这样意外的事故发生了、炭炉的火就我的上身全部的烧毁、烧伤面积达到80%左右,全部是深三度、欠四度的烧伤,当我被大火烧伤的时刻、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必须走出这个房间去找到水源将自己身上的火扑灭,当我自己走出房间的时候我找到的水源的水龙头,腊月的冬天所有的水龙头全部都冻僵了,为了自救我看见了路边的冻结的冰、躺在上面扑灭了身上的火、等我起身的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应该打电话求助医院,我拨打了999急救电话,并告知了自己发生事故的地点,我通知了所有好友,好友们接到了我的电话纷纷的赶到了现场,当时我已经被大火的烧伤让自己的没有力气在动了,只能乖乖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身体在慢慢的膨胀,我的瞳孔在慢慢的扩张,直到夜里的两点钟我才听见了街道上的急救车的声音,朋友们将我抬上急救车,我才听见了医生的声音,那时的我才知道自己获救了,在去医院的沿途中,我接受了医生的咨询,直到医院朋友帮我描述了事情的经过,并通知了生活在北京的大姐和家里的父亲,在这期间我接受了医生的治疗,打开的自己的气嗓,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眼睛也随着瞳孔的扩大,失去的暂时的光明在医院里痛苦的生存下来

医院 和 亲情

    我在医院里面我能听见周围的一切动静,但是我看不见医院的任何人和物品,我听见了我电话的声音,我接不到电话,但是我听见了一位护士悦耳的声音,告诉别人,这位先生在昨天夜里已经受伤,现在在医院接受治疗,不能接任何的电话,随着电话的挂断,我意识到自己的受伤的严重性,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听见了两位医生的对话,说我的右臂的血管已经崩开,急需小型的手术进行血管的切断手术,需要自己的家属亲自签字时,我才听见了自己大姐的声音,我的大姐为了就我告诉医生,我宁愿让自己的弟弟死在手术台上,也不想让自己的弟弟死在这张冰冷冷的病床上,那个时候我发现的亲情,在做手术的时候我的大姐就在我的身旁,紧紧地抓住的我的左手,告诉我弟弟,坚持住,无论发生什么姐姐都在这里陪着你呢!虽然我睁不开眼睛,我说不了话,可是我感觉到我的亲情是如此的伟大,我流泪了,眼泪流到了眼皮的外面,姐姐告诉我,弟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你好了我们就一起回家,就这样手术顺利的完成了,直到下午的五点的时间我才听见自己父亲的声音,父亲那种苍老的声音,告诉我,儿子,爸爸来了,爸爸会守护你的,不要让爸爸失望,我听见了爸爸对我的鼓励,一时的激动让我昏了过去,直到第二天的大型手术开始的时间我才醒来。

     随着第二天的到来的,我被护士和医生推进了手术台,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总能感觉到父亲和姐姐在我身边的鼓励,紧紧地抓着我,直到到了手术台离别的那一刻,我的父亲告诉我,儿子,坚持住,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孩,爸爸我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交给你去打理,你要坚持住,听着父亲的话,慢慢的撒开了手。我笨推进了手术台,在手术台上我一待就是六个小时,等我下了手术台回到病房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的意志控制不住了我自己的情绪,我开始大吼大叫,开始满嘴的脏话,甚至动自己的左手去打人,还挖伤了一位护士的手,由于自己的左手在打点滴,医生就给我注射了更多的麻药,让我昏厥过去,保持自己的身体的平衡,不在乱动,就这样我在八天内做了两次的大型手术,直到第十天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我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和姐姐,还有几位貌美如花的白衣天使,当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喊了一声爸爸和姐姐,由于是重症病房,我的家人在十分钟内就匆匆的离开了,剩下的就是两位白衣天使姐姐,给我讲着我最近十天内所有伤害的护士的一举一动,我在病床上惭愧的给他人的道歉,那个时候另一位护士告诉我,你是医院最小的,也是医院伤的最严重的病人,所有的人都已经原谅我时,我是满心的激动,我看见了医院护士们的热情,把每一位病人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一样。

     随着手术的不断,我曾经昏死在自己的病房里面,是经过医生和护士门的抢救延续了我的生命,没想到的是我既然在一个月内没有生命的保障,一个月内在我直觉的情况下听着家人的哭声。医生和护士的忙碌声生存了下来,生命开始有了保障,就这样在医院里面待了3个月,手术12次,基本的身体算是康复了,

      2007年的2月中旬,我挪到了普通的病房,有父亲和姐姐天天的陪伴着我,那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人有再多钱的都不可能买到的亲情,它比什么都金贵,超越了任何的经济和感情,在这期间时不时的有一些我的朋友来看我,来看我的最多的还是我在生命没有保障的时候,经常把自己的脾气发到的护士身上的姐姐们,来安慰我。就这样有一个月过去了,我个人所有的资产全部的浪费掉了,父亲想回家帮我去筹钱让我在医院里全面的康复,遭到了我的拒绝,我知道在那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就是我的父亲和姐姐了,我的坚持回家,父亲一直不同意,我就告诫自己的父亲,及时我生命不能存活的话,我也希望在我不在人间以前,看看自己的母亲和二姐、三妹她们,她们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及时补能活下来,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里,父亲的流泪种种的打击着我的心,为了确保自己的不再医院里面待下去的理由,每次的换药我都要支开自己的父亲和姐姐,询问着医生我的病情,为了不让自己的父亲在伤心每次的换药我都要坚持着那份无法忍受的痛苦,让自己不能叫出来,最后医生告诉我回家后的保护措施,我就急匆匆的给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开车送我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见自己的父亲和姐姐哭了一路,450公里的路程,他们的眼泪既然没有停止过,回到我的老家我看见的自己的母亲。她清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二姐,三妹随着我的到来也从外地赶回到了家探望我,母亲在我面前表现出的坚强,我感到很欣慰,可是在夜里我总是能听见母亲在外面的偷偷的哭泣,由于自己在医院一躺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自己无法站起来去看望在外面房间偷偷哭泣的母亲,心里的心酸和痛苦,忍不住的就流泪。

   转眼间过去的真快,有半年过去了,我的身体完全的康复,只是右手的还不是那样的灵活,我感觉这次意外的事故,让我失去了很多,我是个男孩子,我不能总在父母的怀抱中生存者,我必须走出来,在这期间我从来没有照过镜子看自己的样子,当我要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次镜子,自己的样子自己都无法的去接受这一切,打消了我外出的念头,但是我在想,如果我不走出,将来我还要靠着父母去生活一辈子吗?我还要靠着父母来治愈我身上所有的伤疤吗?我的决心让我走了出来,又一次的踏进了北京这个城市,半年的时间,我感觉到这个城市的陌生,熟悉的街道,陌生的城市,我还是我自己,不过就是一个人两张不同的面孔,再次来到了北京。

    当我踏进北京的一瞬间我突然很想念自己的父母,我再一次体会到了亲情的可贵

个人感触

 

  李丙学  冯新月 李丙学 冯新月

    左边的男孩子是我。希望天下的所有发生过意外的朋友们,看见了的文章以后,坚强的走出来,其实这个社会没有歧视我们,其实真正歧视我们的,是自己的内心 。走出来吧!我的朋友们。这个社会是欢迎我们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永远是在默默的支持我们,那就是我们的亲情,让我们变得勇敢。

分享:
标签: 冠县百科 冠县情感 亲情 爱情 父亲,姐姐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李丙学李丙学,男,汉族,1987年11月生,山东省冠县人,毕业于聊城大学,从事营销管理工作多年,现从事健康礼品行业,任职于北京松鹤年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联系电话:13311565827